歡迎訪問華力必維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每日最藝術

藝術史話 | 在繪畫之中靜觀中國近代服飾的演變

服裝是綜合一切的藝術,從空間造型的觀點,服裝正如使用面料創作的雕塑。服裝反映著社會意識形態對于人的影響,訴說著特定時期的社會生活;也是最為個人化的物品,承載著人們的記憶。

 

近日,“衣裳:繪畫里的20世紀中國服飾”在上海龍美術館(西岸館)展出,勾起了人們對特定年代的回憶。展出的40余件中國近代繪畫作品與各時期具代表性服飾、藝術文化風潮有關。在展覽中,策展人龍美術館館長王薇特別邀請到上海服裝品牌“莊容”復刻呈現了常書鴻畫作中的兩件20世紀30年代的旗袍。

 

 

常書鴻 姐妹倆 164×130cm 布面油彩 1936年 作品與旗袍同時亮相展廳一隅

現在讓我們分享繪畫中服飾之美,通過服裝的觀感幫助大家更好地解讀繪畫作品,通過呈現20世紀中國服飾的樣貌與發展,也反映出藝術與社會生活、中西方時尚的相互影響。

 

“衣裳:繪畫里的20世紀中國服飾”展覽由“中式·革新”、“洋服·旗袍”、“集體·質樸”與“開放·融合”四個板塊構成,繪畫與服裝、瓷器、文獻并置,美不勝收。在龍美術館展廳中穿梭,仿佛步入了時空隧道,繪畫作品與服飾設計交相輝映,似乎可以窺見那個年代百姓的生活面貌。

 

1912年9月《申報》上記載“西裝東裝,漢裝滿裝,應有盡有,龐雜至不可言狀”。19世紀中后期,開埠與洋務興辦使西方文化對中國百姓日常生活產生了影響。20世紀初,滿漢民族日趨融合,中式傳統服飾發展更新。清朝服飾基本形制仍然有所保留。長袍馬褂、軍裝、西服,以及各種中西合璧的款式新舊交織、并存。在“中式·革新”版塊,唐蕰玉女士(1906-1992)于1925年創作的這幅作品《讀報》吸引了編者的注意。畫面中的女性穿著中式服裝,坐在窗前讀報??梢钥吹侥菚r倒大袖的襖裙裝扮。“襖裙”泛指上身穿襖,下身穿裙;“倒大袖”則是說袖口寬大,直至呈現喇叭狀。在這之后,鑲滾、緣邊等裝飾逐步簡化。這件作品曾參展過1929年在上海舉辦的第一屆全國美術展覽會。

 

20世紀初,中國社會生活與風尚在西方文化影響下產生變化。西式服飾被視作追求新思想、新文化的外化符號。1920年代出現的旗袍也被認為蘊含了男女平等的思想。洋服、西裝的盛行影響了中國傳統服裝行業,西式生活方式也影響了更多中國百姓的日常生活。

 

每逢重大革命或是戰爭過后,服裝樣式必然返璞歸真。1949年以后,整個社會處于百廢待興的階段。艱苦樸素、艱苦奮斗是整個社會共同遵循的時代精神。人們克勤克儉,各行各業開展增產節約運動。服飾的風格整體趨于簡單樸素。

伴隨著改革開放,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,精神與風貌的轉變直接體現于服飾的多樣化與個性化趨勢,人們可以根據場合自由選擇適合自己又心儀的服飾。自1970年代末以來,與日俱增的國際交流推動著服裝設計及相關產業高速發展。1979年法國服裝設計師皮兒·卡丹應邀來到中國進行了時裝秀,是中國政府首次邀請國際時裝設計師在中國進行展演。

 

1984年,電影《紅衣少女》深受歡迎,電影中的勞動模范像街上的其他女孩一樣穿上了時髦的紅裙子。這是主流媒體對美麗服飾的肯定。東華大學藝術學教授卞向陽在《中國近現代海派服裝史》提到“尤其是1972年后,上海民眾先是在衣領、袖口露出鮮艷的顏色,用土法將劉海燙得彎曲,并巧妙地將發辮編得十分蓬松;在公園里,她們會脫下外衣,穿著鮮艷的毛衣拍照……”

 

展廳中,王流秋(1919-2011)先生于1995年繪制的作品,題目中就有“花衣”二字。1990年代,人們接觸到更多國際潮流文化信息,喇叭褲、蝙蝠衫、健美褲還有連衣裙,都是這一時期的流行服飾。“穿花衣”其實已經不再稀奇,但這種能夠選擇鮮艷服飾的自由其實歸功于改革開放。如今,中國服裝產品早已進入了國際市場,在保留傳統的同時持續發展、追求卓越。在此次展覽中,還展出來自藝術家沙耆、唐蕰玉、張蒨英、常書鴻、方君璧、費以復、鄭野夫、楊立光、姚向群的作品,展覽將持續至11月15日,大家不妨近距離來一睹繪畫中反映出的20世紀中國服飾變遷,感悟時裝之美。

 

旗袍傳遞中國審美意蘊

 

在世界的眼中,旗袍無疑是代表著中國女性的民族服裝,也只有旗袍最能呈現出中國女性秀外慧中的東方氣質?!督忝脗z》這幅油畫是常書鴻(1904-1994)先生1936年在法國留學時創作的,榮獲了當年法國國家沙龍銀獎,作品當年由畫家專用攝影師Marc Vaux(馬克·?。┡恼樟舸?。今日仍可在里昂中法學院檔案室中調閱本作品黑白歷史檔案照。

 

王流秋 穿花衣女子 92×60cm 布面油彩 1995年

 

這件作品中,姐妹二人穿著旗袍在客廳里閱讀,兩姐妹形象實際上都來自常書鴻的第一任妻子陳芝秀,在他留法生涯中也有不少以陳芝秀為模特的創作。畫面中的場景正是夫婦倆當時在法國的住所,那里也是當時赴法留學生們經常光顧的聚會場所,“中國留法藝術學會”就成立于常書鴻在法國的家中。

 

常先生十分巧妙地用穿著旗袍的東方女性形象,在西方的油畫創作中呈現了中國的審美意蘊和民族風格。這幅作品中,兩位女士身著不同顏色的旗袍,左邊低頭讀書的女子穿著黑底白花的傳統旗袍,呈現出端莊典雅的氣質;而右邊這件白色旗袍,畫作中女子穿的效果看上去半明半透又十分合體,上身是高立領旗袍款式,下身則采用了西式連衣裙的款式,中西合璧、時尚雅致。

 

上世紀30年代也正是旗袍發展的黃金時代,無論從油畫本身,還是畫中的人物風貌,都呈現了當時中國藝術的時代發展。這次對常書鴻先生油畫中旗袍復刻的是上海服裝品牌“莊容”,其“中式女裝制作技藝”是上海市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。

 

靠手繪師與制作者的功底來想象推敲

 

為了呈現出油畫中的旗袍實物,通過服裝造型,更好地解讀作品,在尊重原畫的基礎上,“莊容”的服裝制作者們在復刻過程中克服了諸多困難,有些是大家看得到的面料和材質,有些是看不到的工藝和結構。

 

根據歷史判斷,《姐妹倆》作品中的黑白花卉旗袍在當時用的應該是真絲印花緞面的面料,是一款20世紀30年代的長款旗袍。旗袍為及地長旗袍樣式,整體風格修長合體,上身高立領直抵顎下,繼而至耳,上綴三道一字扣,用以美化臉型。下身高衩位及大腿中,衩邊緄嵌蕾絲花邊,行走時花邊擺動,十分精致。據了解,制作還原這件旗袍用了40個小時。

 

為了尊重原畫,專業的手繪師先創作了多個版本的草稿,畫了不同大小尺寸和造型的花朵,然后根據畫作中旗袍花朵的定位一一排版,最后確定出和原畫效果最接近的花型和排版(1:1復原),運用手繪二次創作面料。旗袍正面的花型看得出,而旗袍背面的花型和位置,就完全靠手繪師的功底來想象推敲了。

 

唐蕰玉 讀報 52×39cm 布面油畫 1925年

 

確定好花型之后,服裝制作者們又花了將近80小時的手繪時間來繪制花朵,因為手繪顏料在面料上的滲透力很薄弱,一朵花瓣需要數次層層暈染,才能達到我們現在看到的效果。一比一地呈現了原畫中旗袍花朵的效果和位置,這樣可以讓觀眾更加直觀和原汁原味地觀賞到這件旗袍的原貌。其袖口裙擺都嵌著細細的蕾絲花邊,十分精美。把油畫細節放大,采購了幾十種蕾絲花邊的紋樣,最后從尺寸和花型中挑選了最相近的一款蕾絲花邊,效果十分逼真。

 

而質地半透明的白色薄紗旗袍為上中下西的中西合璧樣式,上身為高立領短袖合身旗袍款式,袍身從頸部到臀部皆合體貼身。下身采用西式連衣裙的款式,自臀圍以下為無開衩長袍裙,袍長及地。內搭真絲襯裙,外虛內實,外長內短。服裝設計師采用了既有透明度又有彈力的真絲喬其面料,一層太透就用兩層合起來做,視覺效果到位了,但制作難度增加了。因為兩層面料合成一張面料來做,穩定性就不如一層面料那么服帖,所以要細致耐心地把兩層面料做成一層面料的效果,其中花費的時間會更長更耗時。

 

根據油畫,判斷它的下裙是一條不開衩的西式長袍款式,而且面料那么清透、輕盈。如果采用傳統旗袍的制作工藝,那拼縫的地方就要刮漿,裙子的邊緣就會僵硬,用在織錦緞、或者厚的繡花面料上合適,用在這里就不合適了,所以設計師們判斷它采用的是“法國邊”工藝來縫合的。

 

然后,兩件旗袍都是采用的連袖設計,三十年代的旗袍款式已經十分凸顯女性身材,拉鏈還沒有普及,穿的都是真開襟旗袍,旗袍省道、歸拔的轉移就顯得尤為重要,根據這些歷史基礎點,再就根據畫作中模特身上的旗袍比例,推敲出領高、袖長、裙長等一系列的具體數據。

 

眾所周知,常書鴻先生是著名的敦煌學者,或者說首先他是一位杰出的油畫家,上世紀中國美術的先驅者和開拓者之一。當年歸國后,他的許多油畫作品飽經戰亂洗禮,能夠保存下來非常不易,將近一個世紀后的現在,我們能依然有幸欣賞到常書鴻先生的珍貴作品,通過服裝制作者們的巧手呈現出兩件旗袍的原貌,為大家觀賞畫作提供更直觀的實物觀感,著實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。

 

 

聲明:圖文來源于美術報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

聯系我們

北京市朝陽區望京科技園E座5層

400-706-1808 86-1064399763

發送郵件
欧美国产日产图区综合_大香伊蕉国产av_中文字幕日本无吗